4438x开通小说频道

近来有网友反馈之前的小说频道怎么没了……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没了。但是……现在又有了,而且暂时还没有广告,各位朋友们尽情的阅读吧! 大量的小说还在陆续的增加中,新版支持手机阅读。 因为经常被墙,防止找不到我们的地址,请记住我们主站的地址,找到主站就可以找到小说! 4438xs1.com 4438xs2.com 4438xs3.com 4438xs4.com …… …… 2018年7月 关于近期小说栏目在高峰期卡顿打不开的问题已经解决。 2018 […]

搞定学妹

这个妹妹是在聊天室认识的,当时她网名叫什么“找兼职”。不用我说,狼友们都知道网上的兼职是干什么的了吧?其实这个妹妹是想在暑假期间找份工作。就在妹妹被狼群围攻盘查之际,被我及时发现。于是我装一本正经的样子,问寒问温,妹妹当时那叫一个感动啊(BS一下自己)!总算遇到好人了!就这样在妹妹留下好的第一印象。 接下来几天继续网上闲聊,对妹妹也有一些了解。得知妹妹是某高校大三学生,南方人,23岁,有一个男朋友,目前关系不太好,一直闹矛盾。机会!但是先沉住气 […]

朋友妻露奶

好朋友当中,一定有一些的老婆或女友都跟我们很合得来,玩得很开的。当然,也有些表面上可以跟我们谈天,但私低下却是在监视著她们的老公或男友。 我新居入伙,入伙宴七点开始,我和老婆一起招待大家,当然,小孩们更乐得在电脑室里玩电玩。有些较年轻的亲戚,还在客厅边吃边玩PS3。 十点多了,亲戚们都回了,只剩下几个同事兼朋友,继续留下喝酒聊天。可能聊得兴起,虽然开著空调,朋友个个还是热得脱了上衣,赤著上身的继续聊。 那时只剩下老婆和啊俊那俏丽的太太啊君,其他 […]

美丽的女同事

我二十九岁,在广告公司上班,因为还单身,就被公司派到上海支援大陆分公司两年,上海公司有三个台湾人,两女一男,分别是不同业务部门主管,负责不同产业的业务开发,我则是被派过去支援其中一组,主管叫刘琪卉,我都叫她卉姐,她现年三十五岁,未婚,身高160左右,体重约50公斤,脸不大,皮肤又好又白,但又让人有介于熟女及轻熟女OL的感觉,所以实在想像不出她的年龄,个性很开朗,很好相处,但因台湾和大陆的业务各自独立,所以虽然工作上偶而会连络,但还没到上海前不是 […]

三姊妹

因为端午节连休,星期六中午我爸带著我和弟弟三人一同前往垦丁游玩,除了弟弟在读书以外我和我爸都已经出社会了,但在不同地方上班,我二十七岁、我第二十一、我爸已经四十五,妈妈因为外婆生病回台北照顾,到现在已有两个星期。 花了四个小时的时间终于抵达垦丁,我们找了一间度假村住宿,到房间把行李放下后就是自由活动的时间,我和我弟去便利商店买点东西,到了商店前面,看见有两个女孩子被撞到,而且还是被大陆客骑租得自动机车。我才想到刚新闻有播垦丁所租的机车是不用驾照 […]

另类援助交际

她慢慢地起身,跨坐在我身上,然后拉起自己身上的衣服,将她丰满的躯体,整个呈现在我眼前,然后微笑地低头凝视著我...首次品嚐的巨乳... 年轻时我是个人人讚赏的美男子,从少年时期开始,就常常会有女性找我搭讪。我的第一次发生在高中刚毕业时,那年我才18岁,某日回家,我依惯例往车站的方向走去,当我正在买车票时,有一名浓妆豔的陌生中年女性,外表看起来像是有钱人的太太,跑来跟我说话:『如果阿姨给你零用钱花,你愿不愿意陪阿姨一起玩啊?』现在仔细想想,当时发 […]

换身的性体验

我叫连盛,在一个外貌令人惊豔但却身份神密女人倒追我的酒吧裡,我们单独在一间房间内坐著,她说她叫小霈。小霈笑著说为了我她发挥所能全力调出的最好的一杯饮料,我啜饮了几口觉得那味道蛮奇特的,而当她从厨房回到座位时,她挑逗性地打开那大袒胸式上衣的扣子。 如此良机我怎能错过,便立刻莽撞地在床上移近了她,并准备好要得到她一次。此时我发觉到某些事情有点不对劲,我感到头昏目眩且有些作呕便从原来的位置向后倒下。我全身几乎无力发软,而小霈弯下闩搧菃琩畴H她那无遐地 […]

疯狂性派对

今日收到家碧的电话,她叫我陪她看电影,我见今晚有空便答应她。 当我赶到戏院时已快要开场,所以连要看甚麽电影也不知道。 进入戏院后刚正开映,四周暗得连路也看不见。 而家碧则主动拖住我的手,我以为她看不见路才会这样。 后来坐了下来她依然不肯放手,我开始觉得不好意思,因我只当她是别人的老婆,从未有对她作出非份之想。所以只好装作若无其事地把手缩回。 银幕上的广告完了,正场开始放映,但竟然是一部三级片。 我问家碧为何和叫我陪她看三级片,她解释说连她也不知 […]

淫荡的老婆

自从我拥有静香—美丽的奴隶之后,我每个星期都会去静香家,调教她美丽敏感的肉体。静香潜藏体内的性欲也被我慢慢挖掘出来,对快感的渴望,使静香变得艳丽、性感,那与静香自小良好的教养与典雅端庄的本性形成了淫邪的对比,那也正是静香令我着迷之处。想到静香含着泪珠,美丽的身躯不由自主抵抗男人玩弄,一边发出哭泣声,一边求饶道:‘不要!,最讨厌!’,但相反地,被茂盛黑草围绕的肉洞不停地流出淫汁,如少女般的樱色乳头挺立坚硬,一边淫荡地摇晃着纤腰美臀,一边发出甜美哼 […]

住院的生活

大丑住了半个多月院,把他闷坏了。半个月中,老周头和下棋的老头们常来看他,都说了不少吉利话。众女象走马灯般地陪他。为他着想,她们还专门雇个男人照顾他。主要是服伺他大小便的。众女虽与他关系不凡,但在众目睽睽之下,谁都不好意思表现出来。毕竟不是自己老公。总有些顾虑的。 住上半个月,大丑能下地走动了。尽管只是拄拐蹒跚的走,比起缠绵病榻,天天望棚,毕竟是两个世界。打开窗户,让风吹过来,大丑精神一振,象小鸟出笼般的欣喜,欢悦。想到这些日子,如同恶梦一样。他 […]

看人妖片的结果

一个周末的下午,我老公和朋友在外消遣,我燕燕则独自在家里休息,忽然门铃响起,开门后原来是我的变装女友雅琪。 雅琪一进门便对我说︰“燕燕,对不起!前两天我买了几片人妖A片,可是电脑坏了,我实在没法子观看,请问可不可以在这里观看?” “居然想在我家中看人妖片?”当我正想发难的时侯,发觉雅琪看着我身上的小背心和热裤时,居然流露出一种受了诱惑的眼神。 看见雅琪色迷迷地望着我的样子,忽然泛起一种作弄他的想法,于是便摸着我白滑的大腿,装出很性感的模样说:“ […]

贪玩的小芹

从荷兰学成回国已经三年多了,现在已是一家外资企业数据部主管,负责公司商业系统的运行控制。 半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认识了小芹。 小芹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漂亮性感的中国女性,我第一眼见到她就忍不住想跟她上床。 由于我们趣味相投,条件又都很好,可谓门当户对,所以感情发展特别迅速。 三个月我生日的时候,小芹送了我一个特别的礼物——她的第一次,当然这也是我的第一次。 说出来不怕大家笑话,由于本人以前在国内时是出了名的麦杆,而且为人有些古板,所以从来就没有 […]

上了朋友的前女友

朋友的女友珊,长的虽不是很漂亮,但也不错,可爱的脸蛋,158的身材,还算匀称,从长相看能看出是那种爱玩的人。一天中午,同事抱怨著来找我,说和他女友分手了,大概是因为女朋友脾气不好,整天吵架,而且女朋友比较疯,经常和男孩出去玩,实在忍受不了就分手了。 在这期间,一个接一个的电话不断,基本就是吵架,大概的意思我也没细听。之后的有一段时间,他俩基本都在吵吵闹闹中过了两个星期左右,就真的分手了。起初,朋友跟我说他女朋友和他分手后,找了好几个身边的朋友, […]

艳贼

自从与玉如和莎莉搭上线后,王一中安守己多了! 今晚他送她们回去后,本想进去和她们再大战一场,以泄泄火,但二女却腕拒了,理由是身体久安,想早点休息。他只得快快的回家了!也想早点睡觉,以便养精蓄锐。 他家住在阳明山的高级住宅区,室内布置得非常豪华。当他一进门,便看见二楼有灯光一闪一闪的!好像一个人在上面移动着。那似乎是手电筒的光,大概有人拿着手电筒在上面找东西。 他直觉地想到贼!有贼光临他的住宅。于是他便轻轻的走了进去,轻轻的摸到了楼上。他听到轻微 […]

大我三岁的女人

本人平时常年在外出差,出差通过QQ认识了MM,这个MM比我大三岁, 28岁,目前还是单身。经常一段时间的交流,关系也日益加深,后来到了无话 不谈的地步。   回家后约MM出来吃饭,当时约好六点见面,五点多又在QQ上聊了几句, 然后她说要去收拾一下,洗个澡,然后准备出发。听到她去洗澡,我突然心动了 一下,呵呵,算是自己意淫吧。6点我到了约定的地点,等了十分钟,她也到了, 见了以后不免有些失望,跟我印像中有些差距,只前只见过照片,自己想像的太 美好 […]

电话带来激情

那是以前的一件事情,现在想起来还匪夷所思,这个世界有时候还真的是很有意思! 有一天的傍晚,我刚回到房子,拿出手机准备打个电话,看到一个已拨的电话,觉的很熟悉,但可以确定的是我并没有在今天打过,看了一下时间是我在回家的路上发生的,觉的很奇怪,就拨了过去!接电话的是一个女人,听声音象是三十六七岁的样子。 我就问她这是那裡的电话啊,怎麽我有个通话记录呢?那个女人说你刚才打过来的,又不说话,只听到走路和说话的声音!我晕~我的手机是那种直板的,可能是没锁 […]

一门之隔玩偷人

 眼看著要到国庆了,准备出去旅游。 但是大假到哪裡去人都多,徘徊在旅行社门口的时候,接到一张普吉岛的传单。 对啊,去普吉岛吧!应该没有国内旅游景点这麽多人,而且我也喜欢大海。 和一个同事商量,他也表示赞同想去,于是乎到旅行社报了名,开始准备去普吉岛之前的事项和手续。 期间,在和程MM(如有不了解的,请看之前的鬼屋猥亵离异少妇系列)的一次閒谈中无意说起了这次国庆的出游计划,程MM当即表示想去,正当我暗喜的时候,她却告诉我,她男朋友也要去……到最后 […]

夜游

春桃的丈夫罗刚急病暴卒至今,巳过半年了。罗刚刚死未久,春桃整天呆楞楞的,她的刺激受得太大,头脑昏昏沉沉,好多个月之后,仍然悲从中来,常作寡妇之夜哭。再过个多月,才逐渐泪止声消,心境也比较开朗了。 丈夫活着时讨厌他,死了又可惜他,前后矛盾,真是奇妙之至。罗刚生前做牛贩,把田地间的劳动,全推向春桃身上。春桃常怀疑罗刚借贩牛作口实。在外面拈花惹草。因为他东眠西宿,从未拿钱回家。他酷尝杯中物,回到家里便用烧酒当茶,自晨至暮,不离醉乡。而且酒精入肚后,他 […]

我和人妻同事

她与我以前是同一公司的同事,说来也怪,在她结婚前,我对她差不多没有多少感觉,有次我们还因为工作的事大吵了一架。虽然,她不是长得漂亮得吓死人那种,但还是很吸引人的。特别是她那双腿,长长的,很均匀,从大腿到小腿都很直,正是我喜欢的那种。 我同她是在她婚后才好上的,那是好几年前的事了,怎么好上的我也记不清了。我在这废话了半天当然不是要告诉各位怎么才能同这样的女人好上,我只是想说说有了这样的情人后的好处。 我一直有一种思维,那就是,对于我这样的男人来说 […]

播种妻子的妹妹

  那是去年夏天的一个晚上,妻子回到家里,抱起儿子亲了一下,忧心忡忡地说,小妹他们的检查结果出来了,她没问题,是妹夫不行,都是死精子。   小妹和妹夫大学毕业来上海一年后,和我们同一年结了婚,然后就忙着为生活奔波,一直也没空想要孩子。直到一年前,事业逐渐稳定了,两个人才一边观望房市,一边努力做孩子。谁知道房价是越涨越高,孩子也越做越出不来,到了春天,两人一狠心,买了一套房子,然后就到医院检查去了。   妻子说,小妹回来后,抱着她大哭一场,还眼泪 […]

一次的3P

其实当兵真的很无聊,所以平常都会利用时间上上网打发时间,在聊天室中,已经很久没有出现猎物了,而通常我能做的只有等待,今天我的聊天室主题是“性派对”,反正我想还不就是空等,不如题目取的劲爆一点,当我正在浏览其他网页的同时,闪烁的萤幕告诉我有人来囉,心脏跳动的频率突然的增加。 KIKI,看名字应该是各女的,但是网络上虚虚实实,可不一定喔。好奇的她问了一堆问题,好不容易将话题带入我的标题“性派对”。 KIKI说:“可是我没试过耶?会不会很可怕啊?你们 […]

万人火热在线PK. 你卸载算我输! 超级好玩 斗地主 牛牛 诈金花 游戏又赚钱